站内检索:
首页
> 专题栏目 > 廉政文化 > >>正文
醉酒记

发布日期:2014-06-03 访问次数: 字号:【


 

小李大学毕业,被分配到家乡的一个山区乡镇政府上班,在当地,这是一份很受人羡嫉的差事,更何况小李又是在党政办公室。

一转眼,小李上班年已有余,不少领导都夸小李不错。小李干劲十足,一鼓劲,在省、市级刊物上发表了十余篇小文章,一时在镇里名声大噪,许多人都知道了小李的名字。一向严肃的领导,见了小李,也会挤出一丝微笑,更让小李高兴的是,镇长明天要带他下乡,这个以前由党政办主任专办的差事,如今头一遭落到了小李头上,小李怎能不高兴呢?

小李一宿未睡,思来想去决定明天下去后搜集材料,整一期工作简报。天很快亮了,吃过早餐,小李早早便候在办公室,只等镇长一声令下便立刻动身。果然,镇长亲点小李跟随,坐上镇长的桑塔纳,一路飞驰而去的山水,是那么的美丽、怡人。出身农村的小李头一次坐上桑塔纳,感觉就像坐在船头一样,没有了往日坐拖拉机时的喧嚣与颠簸。

来到村委会,村书记、主任、会计和一位副镇长(挂村干部)早早在此等候,下车后,镇长一一握手,小李也一一握手,只是觉得自己的手被捏得似乎不像镇长那样紧实。一阵寒喧,烟、茶过后,镇长问起了村里的新村建设工作,村书记、主任你一言我一语,大谈其如何在镇委农办指导下开展工作,并告知村里新村建设效果不错,目前小区已有十三户群众落户新建房屋,群众进驻小区热情高涨。一行人来到小区,地上划着白线。三两人用小板车将夹杂着石头的泥土轰然倒入坑洼,六七人拄着木棍嗨哟嗨哟地往二楼抬一块水泥预制板,上十个瓦工乒乒乓乓地在砌砖,妇女们吃力地用小胶桶往返运送着砂浆。远处,一辆挖土机正挥动铲斗,“波咄波咄”地扩宽着“疆域”。“镇长来检查工作了,大家使劲干啊!”不知谁尖声喊了一句,工地上便发出一阵笑声。镇长又问及了几项其它工作,小李认真的听着、记着,神情专注。

转眼间,太阳已当了头。镇长坐进了桑塔纳,又被书记和主任拖下车:“您儿到村里来了饭就不吃,那我们到镇里了吃不吃呢?您儿到村里是不是要把柴火灶背起?”镇长还要推辞,书记的老婆子来说:“您儿硬是,看我们这个农家饭么,都是园子的菜。您儿农家饭就不吃,怎么和我们群众混到一起。”主任便随声附和。

镇长还想说什么,被一群人连推带拉地按到了席上。其它人推辞着落了座。村书记把起酒壶:这是我自家酿的包谷酒,尝尝!然后给镇长、副镇长一一斟酒,最后到了小李面前。小李在校也是校篮球队队员,身体不差,可就是沾不得酒,呷两口脸就红得像关公,在女友的斥责下,小李表示不再喝酒。三年了,小李虽然早和女友拜了拜,可仍是滴酒不沾。村书记要给小李倒酒,小李慌乱的一阵推辞,说说笑笑的桌上一时静了下来,众人都看着小李。镇长说:小李随意,不喝就算了,不勉强他。村书记有些尴尬,提着酒壶回到了座位上。席上,众人依然有说有笑,相互敬酒,起立碰杯,一时高声大作,不无休止起来。只有小李一人在炖锅里夹了些萝卜托托炖腊肉,低头吃将起来,他似乎感到桌上有人在拿眼睛偷偷地看他,很轻蔑,很责备的样子。小李顿觉浑身的不自在,他草草吃了碗饭,便放了碗筷。

回到了镇里,小李很快写了期关于新村建设工作的简报,县里很快也刊发了,县领导还作了批示。只是小李心里却有些沉。下午,一位老干部在和小李聊天的时候,向他贯彻了做好办公室工作的三提理论三提理论谓之曰:领导下乡我提包,领导喝酒我提壶,领导睡觉我提笔。小李便说,提包和提笔是没问题,可提壶不行。老干部于是严厉批评了小李,甚至搬出了小李随镇长下乡不喝酒一事。最后,老干部抛下一句:在行政上搞不喝酒,你还想不想上去?哼!

小李将镇里的干部一一比较,确实是个个海量,小李也曾听说过:能喝半斤喝八两,这样的干部要培养;能喝八两喝一斤,这样的干部要提升之类的话。想想老干部的话,也似乎确实出于关心自己的成长,小李暗下决心,决定每晚喝一小杯,以示锻炼。

一月过去了,小李并没觉察出有什么长劲,却渐渐觉得每次喝了一小杯之后,脸比以前更红,头比以前更昏。看来锻炼没有效果,白搭。

恰巧一日,县农水局下来检查工作,老干部便喊小李一起去陪酒,小李只好提着胆子前去。饭桌上,小李看着面前的杯子足能装三两多,心里便有些发慌。在老干部的眼色指示之下,小李主动出击,给自己倒了一满杯,轮番给县里的同志敬酒。端着他曾经视同毒药的白酒,他一咬牙,一昂脖,一皱眉,三下五除二,一杯酒火燎般顺着喉咙囫囵而下,小李顿觉脸上发烧,耳朵轰鸣。但在老干部的暗示之下,小李仍夹杂其中,相互敬酒,同样是一咬牙,一昂脖,一皱眉。他渐渐觉得有些天眩地转,别人说的话,只能隐约听的清了。但他依旧随声附和,奉场作戏,只到最后握手作别,小李还隐约听到有人好似在说:小伙子酒量不错,值得培养……”

回到机关院内,小李迫不及待的拉开车门,老干部说了些什么他已听不清楚,也不能听清楚了。他歪歪扭扭地冲向厕所,刚到厕所门口,便的一声,翻江倒江的吐了一地,而且眼前一黑,险些晕倒在地。他慌忙定了定神,望着远处的路灯。那些路灯,已不像往日那样分明,看上去就像一滴水落在快要融化的冰上。他扶着墙壁一步一歇的向三楼蹭,实在支持不住了就坐在楼梯上歇一歇。幸亏没人发现,摸出钥匙,悉悉索索了半天,他急的就像快要尿裤子一样,一条腿拼命的抖着。门开了,他一个踉跄,居然倒在了床上,嘴里、鼻子里哈哧哈哧的喘着粗气。还没睡稳,他又觉一阵呕心沥胆,头一偏,又是一阵狂涌激射,地上、床单上尽是杂污。冥冥之中,他刚想起身打扫,却只觉脑子一眩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一觉醒来,隐约觉着昨夜里似乎没做什么梦,只是好像梦见自己提着水壶在喝凉水什么的。照了照镜子,脸还有些红,管不了这么多了,匆匆洗濑,小李便走向办公室。办公室内,同事们已经按部就班了,送上几个笑脸,他便坐到了座位上。

还没坐稳,镇长就进来了。夹着公文包,他一进来就说:小李,跟我跑一趟陈家寨!

小李随镇长来到走廊上,瞅瞅没人,便小心翼翼地对镇长说:吴镇长,我今天不能喝酒了,您能不能叫小张去?

镇长一愣:谁说下乡一定要喝酒!喝酒也要适量嘛!愿喝多少喝多少,不能喝就不喝!跟我下乡,注意搞好你的本职工作,不要跟着一些人把作风学坏了!小李一惊,接过镇长的包,镇长一转身下了楼,坐进了桑塔纳,小李也紧随其后。

看着窗外的景色,小李虽然一大早就挨了训斥,心里却异常的踏实。看来,老干部说的也不全对……(陈先明)





监制:王健飞 中共远安县委组织部 版权所有 鄂ICP备18007806号-1
策划:刘桂华 电话:0717-3812350 传真:0717-3818802
编辑:许  松 地址:湖北省远安县鸣凤镇解放路25号 邮编:444299